土耳其出兵,利比亚乱上加乱

1月2日,土耳其议会高票通过政府提出的出兵利比亚提案。据《纽约时报》报道,尽管土耳其出兵的部署尚不明晰,此举仍标志着土政府将在利比亚发挥更大作用。 高票通过出兵动议 1月2日,土耳其政府提前了提案表决。据《纽约时报》报道,关于出兵利比亚提案的表决原本于1月8日或9日进行。 土耳其出兵利比亚并非一时兴起。据《纽约时报》报道,2019年11月27日,土耳其和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了《安全与军事合作谅解备忘录》。12月26日,土耳其称收到了民族团结政府的干预请求,因此土耳其将在议会表决后出兵利比亚。 自2011年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利比亚局势动荡,两大势力割据对峙。民族团结政府与支持它的武装力量控制西部部分地区;国民代表大会则与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结盟,控制东部和中部地区、南部主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 土耳其国内对此次表决争议不断。土耳其自由每日新闻报道,执政党认为,出兵利比亚对土耳其维护其在利比亚和地中海东部的利益至关重要。反对党则表示,此举将使土耳其陷入另一场冲突,并敦促政府在利比亚寻求外交解决方案。 土耳其的行为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据阿拉伯新闻报道,美国政府警告土耳其不要对利比亚进行任何“外国干涉”。埃及外交部谴责该投票,称任何此类部署都可能“负面影响地中海地区的稳定”,并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响应这一举动。 欲扩大在地中海影响 土耳其参与利比亚战事,与其扩大地中海影响力的愿景不无关系。路透社报道称,据美国地质调查局估计,东地中海盆地蕴藏着价值7000亿美元的天然气。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秘书长殷罡分析:“土耳其希望借此机会‘伸张’其领海权利。” 据路透社报道,2019年11月27日,土耳其政府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订的《关于限制海洋管辖权限的谅解备忘录》具有“争议性”地划定了一个从土耳其南地中海海岸到利比亚东北海岸的专属经济区。此举打开了地中海地区以及利比亚政治的潘多拉魔盒。 土耳其国内的经济形势也是重要原因。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员孙德刚指出:“土耳其近年来经济增长乏力,因此政府希望转移国内视线,减少民众不满。” 分析还指出,土耳其的举动和美国的态度不无关系。殷罡表示,美国在利比亚问题上扮演着旁观者的角色。《纽约时报》1月2日撰文指出,利比亚如今乱局之所以存在,部分原因是美国未能对其盟国以及当地参战势力施加影响。 利或将“叙利亚化” 分析认为,目前干预利比亚局势的外部势力分为三派: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土耳其、卡塔尔等国;支持国民军的俄罗斯、埃及、阿联酋等国;持观望态度的美、法等国。 据报道,土耳其近来一直向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控制的首都的黎波里派遣特种部队和军事顾问并运送军事设备,以抗衡利东部武装力量“国民军”的围城猛攻。 当前,想要插手利比亚事务的并非土耳其一家,整个地中海局势暗流涌动。 埃及和阿联酋也在通过各种方式参与战争。据英国《中东箴言报》报道,埃及和阿联酋已经向利比亚国民军领导人哈夫塔尔的部队派遣了增援部队和武器装备。 孙德刚指出:“利比亚冲突日益多边化、国际化,经济问题与安全问题、西亚冲突与北非地区冲突盘根错节。” 《华盛顿邮报》评论文章称,战斗的升级可能会引发一波新的难民潮,同时,位于利比亚的“伊斯兰国”分支组织还可能找到机会。利比亚或将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 “届时,利比亚或将成为下一个‘叙利亚’,利比亚冲突各方将进一步沦为大国的代理人,命运完全由外部势力所左右,西亚和北非地区的地缘政治争夺将连为一体,中东地区多极化格局将进一步突显。”孙德刚说。(沈丹玲 段兴汉)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1月04日 第 06 版) 责编:朱箫